2018年6月17日 星期日

回家,走進慈悲的所在

回家,走進慈悲的所在

前言

      2016年11月,我有幸聽聞到一場殊勝法會的訊息。主法者為美國「華藏寺」住持若慧大法師。

      遠在美國的華藏寺,可是擁有佛教界眾多難得一見的聖物的著名寺廟。光是 烈日陽光下佛陀駕臨,留在法缽中的雪白甘露和五彩舍利,就令人覺得讚歎。


      如來為益眾生福德故,碎其身而令供養。(《大般涅槃經˙卷32》)

      佛陀舍利難得難見。何況若見如來舍利,即是見佛!猶記那年台灣迎來佛指舍利,已是萬人空巷,爭相瞻仰。華藏寺中,珍藏當眾人之面,由虛空降下的甘露舍利,豈不又是奇珍之珍?可以說是當代佛史的珍奇瑰寶。

     此際由華藏寺住持所主法的「觀世音菩薩大悲心加持法會」豈不可貴?其間產生不盡法喜,我感恩至極,願與大眾分享慚愧心得。


正文

      當日報到,我懷著恭敬的心進入壇城靜靜盤坐,盡量清空自己的思緒。

      場地尚坐不滿一半,距法會正式開始尚有一段時刻,我已看到部分信眾進入加持的狀態:流淚不止的、倒地打滾的、各種瑜伽動作的……使我發自內心讚歎佛法的強大力量。
觀世音菩薩大悲心加持法會的成功,來自佛菩薩的傳承加持力。慚愧如我,心中也生起懇求 H.H.第三世多杰羌佛、大慈大悲觀世音菩薩與十方諸佛菩薩護 佑加持。
我在心中默默祈求:一求弟子身體康健,減少色身宿疾之擾,賜給弟子莊嚴體相;二求累世習氣與無明業力,因加持而離避,學佛受用日日增益;三者懺悔往昔所造諸罪業。
法會開始——禮佛三拜——

      主法法師莊嚴的帶領大家禮佛的當下,剎時,我的頭部、背部、腰部均感應到一陣一陣的熱氣與能量,有一種肅然起敬的感受,充盈我心,我自然地流下感動的淚水。
不多久,我聽到數聲悶雷聲自遠而近傳來,不禁抬頭想追尋聲音來源,要下雨了嗎?怎麼打雷了?然而其他與會大眾,沒有一個人抬頭,我猛然醒悟到,這不是世間的鐘聲啊!
在大眾恭誦咒語時,雷聲一直陸陸續續的出現法會會場的上空,彷彿龍天護法迎送諸佛菩薩來到會場,而我仿若初次覷見佛法奧秘的孩子般,法喜充滿而笑意盈臉。

      法師接著引導大家,提醒我們順其自然,不要用對抗的意識去面對各種狀態,我像個聽話的孩子般照著做。不到一分鐘後,我的身體慢慢旋轉三四圈就失去平衡倒臥於地。這時有位師姐剛好也倒在我身邊,並開始幫我按摩,我感到很驚喜,莫非諸佛菩薩憫我在世間法上諸多勞苦,藉由這位師姐之手來撫慰我的嗎?我懷著由衷的喜悅,舒服躺臥於地接受這不知是哪位師姐的溫柔按摩,休息了一陣子後,我身體又自然反身撐起,並回到了原先站立的位置附近。

      不久,我又聽到虛空傳來的陣陣雷聲。

      我心裡想著,這是佛國來的雷聲吧?一聲又一聲,如此的熟悉,這是來自我佛國的雷聲吧?我原來是屬於佛國的嗎?為何我來到人世間,成為了如此糟糕如此滿身習氣的人了呢?怎麼我⋯⋯怎麼我就在這浮華塵世迷路了呢?怎麼我就忘記了此生的任務而貪戀人間執迷不悟呢?

      想到了此處,我不禁悲從中來潸然淚下。

      暇滿人生,此時的我,是幸福的吧?如來正法不就在眼前嗎?又難道不是嗎?法音契經契理,佛法真實不虛的事例處處可見,這正是具有無上傳承的佛教啊!蒙 佛陀恩師慈悲,我才能夠成為 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的弟子,怎能不珍惜此無上因緣,勇猛精進學佛呢?怎能不感恩佛陀呢?

      古佛乘悲願再來,憐憫眾生業海浮沉,以宇宙始祖報身佛,多杰羌佛的真身降世娑婆,展顯顯密圓通、五明證量,教導眾生真正修行學佛,銷我億劫顛倒想,非一句「無上甚深微妙法,百千萬劫難遭遇」可以比擬。

      從感傷到感動到法喜盈身,我的雙手開始不停輕撫雙頰,好像要把美顏的化妝水拍在臉上一樣,臉上的表情時而舒服愉悅、時而逗趣噘嘴,時而頑皮偷笑,身體的動作像回到十八歲的少女時代,手指比出勝利的手勢青春無懼,用雙手食指戳著雙頰歪頭裝可愛無敵,有時我的身體又像八歲孩子般原地蹦蹦跳跳或趴臥在地翹著雙腳⋯⋯,就這樣回到童年持續耍可愛了十多分鐘。

      之後我開始跳舞,雙手各種蓮花的手指姿勢,身體持續著旋轉、跳躍不停歇……,我曾經在加持法會影帶中看過的舞姿,如今自己也親身體驗了,身體不輕也不重,一切自然而喜悅,直到主法法師喊停,我的身體與雙手仍然不由自主持續著小幅度的擺動,直到離開壇城進行放生結行才停止。

      法師殷殷叮囑著大家:「諸惡莫作、眾善奉行、不殺生而行放生」,領受了佛法的殊勝境地真實不虛,更該在日常生活中落實佛法的真正義理,才不枉慈悲的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、南無觀世音菩薩及諸佛菩薩所施予我的加持力。

      感恩主法法師,感恩襄助的僧團、志工們,讓弟子有此殊勝因緣體悟佛法真實不虛!

慚愧佛弟子   嵐香 頓首再拜!





張貼留言